• 列表
  • 王者榮耀:充滿異域風的他即將擁有他的新皮膚!不買後悔!
  • 汽車保險更新應該注意什麽
  • 史上最“尬”穿幫鏡頭,花式捆綁我忍了,皇帝龍袍都笑哭了
  • 停電警告!百色市平果縣的這個區域將於12月16日變黑
  • 我的天, 這些都是什麽神仙發色啊!
  • 這三個星座,是婚後最心愛的妻子,都是順從的。
  • 經濟學家: 世貿組織已經分裂並慢慢變得名存實亡或完全死亡
  • 《知否》皇後劉貴妃誰美?皇後曾演昌平公主,劉貴妃演過公孫綠萼
  • 範丞丞怕是摸黑出門吧?竟然連鞋子都穿錯?一隻黑一隻白差太多!
  • 為什麽很多人說購買一輛可憐的日本車,買一輛富有的德國車?
  •     政府對於新能源汽車補貼發放的審核越來越細致。


      

          日前,工信部對外公示了《關於2017及以前年度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資金清算審核初審的報告》,隨報告下發了2016年及2017年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資金清算審核車輛信息表。記者查閱兩份信息表後發現,2016年企業申請的車輛僅有800餘輛沒有獲得審核通過,未通過率不足2%。但2017年審核未通過車輛的比重迅速加大,未通過率達到25%左右。

      其中北汽、吉利、上汽、江淮、奇瑞等電動車產銷量較大的車企成為重災區。審核未通過的原因主要包括車輛未接入政府監管平台、數據核算裏程不符合要求以及關鍵零部件參數與申報目錄不一致等。

      記者從上述多家車企處了解到,雖然目前初審未通過的車輛,企業也正在與相關部門進行溝通,希望能夠通過補充信息的方式,順利獲得補貼。但與2016年乃至之前新能源汽車補貼的發放相比,政策在補貼門檻的提升以及事後監督等方麵,無疑又進一步收緊了。這直接影響了生產企業的利潤表現。記者查閱整車企業上市公司財報後發現,包括比亞迪、宇通以及江淮等在內的新能源汽車製造商,利潤受新能源補貼額度走低的影響都十分明顯。


      去年首批申請補貼車輛近3成未通過審核


      “此次工信部發布的審核公示,68家申報企業中67家存在未接入國家監管平台的問題,原因在於國家對接入的標準發生的變化,在之前的基礎上,賣出去的車輛運行數據還需要上傳到國家監管平台才算真正接入。吉利目前申報的車輛在裏程數方麵都達到了國家要求。後續足球開戶網會把車輛數據全部上傳,不會影響補貼的申領。”針對部分新能源車型補貼初審被核減的情況,吉利汽車向第一財經記者解釋道。上汽榮威公關負責人也告訴記者,之所以存在車輛未接入國家監管平台的問題,是因為這批車當時並非直接銷售給普通用戶,而是銷售給公司或者大客戶,在流程上與私人用戶有所不同,所以存在“未接入”的情況。他也談到,按照政策要求,不接入勢必會影響補貼的發放,因此公司也在跟相關部門進行積極溝通。包括江淮在內的車企,也對記者作出了類似的回應。

      所謂的“國家監管平台”,是國家為了保證新能源汽車的應用安全、對新能源車在使用中可能出現的係列問題進行監管而搭建的一個監測平台。早在2016年11月15日,工信部發布《關於進一步做好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安全監管工作的通知》,就明確企業和地方須建立監測平台並接受國家監測平台的監督。2017年11月16日,中機車輛技術服務中心發布《關於落實企業監測平台與國家新能源汽車監管平台平穩對接的通知》,要求2017年之後注冊登記的新能源汽車產品需要上傳運行數據,接受國家監督。

      在業內看來,接入國家監管平台,一方麵政府主管部門可以通過大數據了解到新能源車的主要的故障等情況;與此同時,數據的接入,還可以對每輛車的運行情況進行監督,以對運營車輛申請財政補貼的運營裏程要達到2萬公裏提供數據支撐。

      在中機中心發布的通知中,明確要求2017年11月30日前,企業監測平台向國家監管平台上報2017年度車輛靜態數據。2018年2月28日前,企業監測平台向國家監管平台上報2017年度車輛運行的曆史數據。2018年3月1日後,企業監測平台應建立與國家監管平台的通訊對接,向國家監管平台實時上傳車輛信息。

      但事實上,截至目前,有大部分申請新能源汽車補貼的企業尚未按照要求完成數據的對接,由此導致了補貼初審通過率大幅降低。按照工信部公示的兩份信息表,這批審核的車型中,2016年申請的企業車輛數量達到51016輛,金額達到124.6億元,審核通過的為50208輛,金額達到123.3億元。但2017年申請的23.06萬輛中,僅有16.17萬輛初審獲得通過,通過率僅70%左右。申請金額達到96億元,但審核通過的補貼金額僅為66.4億元。其中因“未接入國家監管平台”被核減產品達到46796台,占比達68%。

      

           政府新能源補貼已超千億


      梳理政府新能源汽車補貼的情況,從2013年開始,國家大力補貼新能源汽車產業,在2015年和以前,補貼政策幾乎沒有什麽變化。據全國乘聯會秘書長崔東樹統計,在2013-2015年,中央財政共撥付新能源汽車補貼、獎勵資金284.44億元,地方財政大多按1:1的比例撥付,補助資金也合計達200多億元,總計金額達到500億元左右。2016年到現在,包括本次補貼在內,工信部累計已經發布4批補貼,涉及新能源汽車42.47萬輛,補貼金額達到447.38億元,這其中還不包括地方補貼的部分。即便是按照政策調整後,中央和地方1:0.5的補貼比例,到目前,理論上地方政府的補貼部分也達到200億元左右。這也就意味著,光財政補貼一項,近幾年來政府給予新能源汽車產業真金白銀的支持就已經突破千億元。

      按照崔東樹的統計數據,2006年的三批補貼車輛達到28萬台,但是隻占當年新能源車合格證總量的56%,2017年第一批的補貼申請數為23.06萬輛,通過審核的為16.17萬輛,但當年的新能源汽車銷量為77.7萬輛,也就是說,第一批66.4億元的補貼,僅補貼了總銷量的20%左右,即便是有部分車輛達不到要求無法獲得補貼,但按照通過率大致預估,2017年中央財政給予新能源汽車的補貼金額可能會達到300億元左右。

      巨額的補貼也給政府財政帶來一定壓力,加上此前新能源“騙補”情況時有發生。從2016年開始,補貼政策每年都會有小的調整。從幾乎無監督到逐漸加大事後監督力度,從鬆到緊,再到如今,摸索出一條更加合理的補貼路徑。來自平安證券的研報觀點認為,相比2016年三批審核累計覆蓋車型僅27萬輛,2017年首批審核已經覆蓋23萬台,國補審核全麵提速;另一方麵,運營車輛行駛裏程要求從3萬公裏追溯調整為2萬公裏,顯著降低了運營類新能源汽車產品的補貼申請周期。隨著2016/2017年國家補貼審核發放提速,以及2018年國補允許“車輛銷售上牌後將按申請撥付一部分補貼資金”這一補貼發放的直接提前,新能源汽車產業鏈資金緊張程度有望獲得顯著緩解。

      不過,隨著新能源補貼的漸趨理性,此前對補貼依賴明顯的上市公司業績下滑也十分明顯。如比亞迪、宇通客車、江淮等,無論是去年全年業績還是一季度業績,都受新能源補貼走低的影響而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


    新能源汽車補貼審核從嚴

    本網站由阿裏雲提供雲計算及安全服務
    網站地圖